跳到主要內容

精髓衝腦

吳敬梓《儒林外史》第三十八、三十九回有惡和尚食人腦髓的橋段: 「惡和尚道:『這也罷了,你跪下罷!』老和尚雙膝跪下。惡和尚道:『跪上些來!』老和尚見他拿着刀,不敢上去。惡和尚道:『你不上來,我劈面就砍來!』老和尚只得膝行上去。惡和尚道:『你褪了帽子罷!』老和尚含着眼淚,自己除了帽子。惡和尚把老和尚的光頭揑一揑,把葫蘆藥酒倒出來喫了一口,左手拿着酒,右手執着風快的刀,在老和尚頭上試一試,比個中心。老和尚此時尚未等他劈下來,那魂靈已在頂門裏冒去了。惡和尚比定中心,知道是腦子的所在,一劈出了,恰好腦漿迸出,趕熱好喫。當下比定了中心,手持鋼刀,向老和尚頭頂心裏劈將下來。」 千鈞一髮之際引出了書中的英雄人物蕭雲仙,幾彈弓專打眼,把惡和尚幾隻眼睛都打瞎,救了老和尚一命,腦子也沒吃成。食人腦髓可為惡人添上惡形惡狀,不過惡和尚究竟緣何要吃人腦,小說裡卻沒給個說法。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外籍軍團大戰達荷美女戰士

達荷美的軍事動員不僅限於男性,女性也是能徵用的兵員;實際上,國王直屬的、分成三個旅(brigade)的三千人護衛隊便全由女性組成,1840年代開始投入戰鬥。這些女兵──被西方的好事者稱為亞馬遜女戰士(Amazon)──裝束與一般士兵區別不大,都是穿的藍白色相間長直條、無袖及膝的長衫,但在前額會繫上一條白緞,上繡藍色鱷魚。後來與這些女戰士遭遇的法軍所記述的裝束略有差異,說她們下身穿得是藍白相間襯棉膝上折子裙,上身則除了一條皮彈藥帶之外基本沒穿,頭上戴著紅色土耳其帽(fez),上插鷹羽,風情萬種(coquettish)。這些女兵理論上是後宮的一部分,與其他男性交往要冒死刑的風險,過著守貞禁慾的生活,然而也享有一般嬪妃的待遇,走在路上一般人必須讓道;當風華已逝、過了四十歲開外,如得到國王首肯,女兵們也有機會嫁給普通人。若無戰事,在宮廷中她們便燒陶器、刻葫蘆為業,這倆行當由她們壟斷。而戰時她們則手持火槍,刺刀上膛,每人都有一名隨從幫忙搬運輜重;年紀最輕的成員則開弓放箭。其中最精銳的是所謂的芳蒂連(Fanti company),由捕象的女獵手組成 。

第一次阿散蒂戰爭

麥卡錫吃不住等,1824年1月將他麾下英軍分作兩路縱隊,主動出擊。考慮到英軍數量上的稀少──一路縱隊兩千五百人,另一路才五百人──麥卡錫可謂大膽,豈止大膽,他還領著五百人的縱隊帶頭前進,與另一路縱隊隔開很遠距離。而他的對手大約有12,500人的實力。儘管出兵時節避開了雨季──黃金海岸有兩個雨季,分別在5-6月,以及9-10月間 ──英軍依然在大雨和泥濘中艱難跋涉;士兵隨身只攜帶20發彈藥,其他都交由腳伕運送。當麥卡錫抵達阿散蒂與芳蒂間的界河──普拉(Pra)河時,全軍精疲力竭,緋紅色軍服上沾滿爛泥,麥卡錫卻意氣風發,說道他「決定看看阿散蒂人有多喜歡咱們的蛋蛋」(“determined to see how the Ashantees liked our balls”,這裡的balls應該是指彈丸)。才第二天,英軍就已經聽到雨林中傳來阿散蒂人行軍時的鼓聲與象牙號角聲。麥卡錫不甘示弱,便叫軍樂隊吹奏起國歌「天祐吾王」來。這不全然是較勁──不知麥卡錫從何處得來的情報,讓他以為阿散蒂軍隊中有內應,國歌為號。結果當然是雙方賽歌賽了半天也沒人向英軍倒戈。

王陽明與長寧大旗赤腳兵

陽明先生的戰鬥總不脫這種「驅市人而戰」的天才氣息。王守仁一生功業的頂點大概是正德十四年(1519)平定寧王宸濠的叛亂;然而就是在這場牽涉十萬左右大軍的大戰中 ,王守仁所用的兵力主要仍不過是「官軍、兵快」之流,好比說攻克南昌的那三萬軍丁 。官軍指的是衛所軍,明中葉以後已凋敝不任戰,到明末一般只有守禦衛所城池的作用。兵快,指的是州縣民兵;民兵當中又分為民壯與快手,民壯步戰,快手乘馬 ,然而總之也是以防禦州縣城池為主,畢竟真正的軍事作戰本來是衛所軍丁承擔。對照明中葉以後頻繁調動邊兵、少數民族土司兵應急的慣例,王守仁卻能用腹裡兵丁搭配文弱書生的組合上陣,誠屬異數。「古之善用兵者,驅市人而使戰,收散亡之卒以抗強虜 」,陽明先生這說的雖然是古人,卻不啻為自己寫照。而《明史》對他的高評價也正著墨於此: 「王守仁始以直節著。比任疆事,提弱卒,從諸書生掃積年逋寇,平定孽藩。終明之世,文臣用兵制勝,未有如守仁者也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