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, 2017的文章

劉國軒的最後反攻

李光地同施琅談起天下英雄,曾有如下對話:「問施尊侯(即施琅),其生平所見人物有奇士否?曰:『滿洲開國老將,或有能者,不及見矣。今日殊少,漢人亦少也。…』 固問之,曰:『甯鄭國姓即成功也?剛果有治辨。次之得吾糟粕者,其劉國軒乎。吾為總兵時,彼為千總,吾即識其為佳士。』」

明代的陸運方式與運量

假設一支部隊有兵萬人,馬三步七(明末常見的比例),那麼這支部隊每日消耗掉的600石糧秣當中,米糧是150石、草料則為450石,牲口的消耗就占了四分之三以上。一個月就要消耗掉糧秣18,000石,需要牛車6,000~1,500輛,或者騾車1,500~360輛,或者人力車9,000~3,600輛,或者運夫60,000~45,000人、或者騾、馬12,000匹、或者驢18,000頭、或者駱駝12,000~6,000峰來載運。相對的,如果後勤提供的不是糧秣而是銀錢,負擔會大幅度減低──以部隊萬人、馬三步七,步兵月餉銀一兩、騎兵月餉二兩計,一個月得支付士兵萬人16,000兩白銀。而一匹馬可以駝載白銀五六百兩,16,000兩白銀,32匹馱馬、百餘人護送足矣。

克里特戰爭

由於威尼斯主帥德爾菲諾(Guiseppe Delfino)事前下令全艦隊下錨,待土耳其船艦全數通過後再從後追擊,連旗艦在內聽令錨泊的八艘船(4艘帆艦,2艘重划槳艦,2艘划槳艦)這下被十倍敵軍圍攻──假使我們相信德爾菲諾的記述,實際上幾乎是土耳其全艦隊圍攻他一艘旗艦。土耳其人先是四面肉搏,登艦不成,繼之以不間斷的大小砲火;德爾菲諾的旗艦被打的體無完膚,沒有半根桅檣帆索是完好無損的,船身吃水線附近甚至也被打穿一個大洞,緊急搶修下才暫時止漏,差點沉沒。在腦力、體力耗盡,看來再無餘力應對土耳其艦隊的進攻後,冒著擱淺的危險,德爾菲諾下令斬斷錨纜隨風逐流,讓上帝決定他們的生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