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, 2018的文章

精髓衝腦

吳敬梓《儒林外史》第三十八、三十九回有惡和尚食人腦髓的橋段: 「惡和尚道:『這也罷了,你跪下罷!』老和尚雙膝跪下。惡和尚道:『跪上些來!』老和尚見他拿着刀,不敢上去。惡和尚道:『你不上來,我劈面就砍來!』老和尚只得膝行上去。惡和尚道:『你褪了帽子罷!』老和尚含着眼淚,自己除了帽子。惡和尚把老和尚的光頭揑一揑,把葫蘆藥酒倒出來喫了一口,左手拿着酒,右手執着風快的刀,在老和尚頭上試一試,比個中心。老和尚此時尚未等他劈下來,那魂靈已在頂門裏冒去了。惡和尚比定中心,知道是腦子的所在,一劈出了,恰好腦漿迸出,趕熱好喫。當下比定了中心,手持鋼刀,向老和尚頭頂心裏劈將下來。」 千鈞一髮之際引出了書中的英雄人物蕭雲仙,幾彈弓專打眼,把惡和尚幾隻眼睛都打瞎,救了老和尚一命,腦子也沒吃成。食人腦髓可為惡人添上惡形惡狀,不過惡和尚究竟緣何要吃人腦,小說裡卻沒給個說法。

龍骨以外的藥用化石

古生物的化石當中被中華文明充作藥用而最有名氣的,當屬龍骨,其次還有龍齒。龍骨、龍齒雖然美其名為龍,其實在現代的古生物學分類中,這些骸骨主要是新生代以後的哺乳動物化石遺存,包括犀、象、牛、鹿、三趾馬等等,大部分與爬行動物無關;所謂龍齒亦復如是,主要是哺乳動物的牙齒。龍骨具有鎮靜劑安撫不安、治療失眠的效用,還能「益腎」、「固精」,是「金鎖固精丸」的成分之一,能治心腎兩虛 。為了滋補龍陽而來發掘龍穴陰宅,也算得上是採陰補陽、吃龍補龍了。 

緬甸貢榜王朝的叢林工事

弔詭的是,以敵為師、以夷制夷,在緬甸人來說是失敗了,在英國人來說,卻又大有裨益──緬甸雖亡,敗亡的不過是王室,民間仍有相當的能量抵抗殖民者;第三次英緬戰爭不過消耗了英軍戰費30萬英鎊,但由於接下來的綏靖任務,英軍隔年(1886)的軍費開支就多達63.5萬英鎊,再隔年又翻倍,上升到130萬英鎊。1885年打勝仗的英軍不過萬餘名,但到了1887年,為了加強控制,正規軍就增加到了3萬2千人,另外還要加上憲兵16,386人 。殖民反抗如火如荼,英國為了綏靖殖民地的鄉間,也必須建立起堡壘線,維持殖民地軍隊的通訊與補給,並且隨時出擊,打擊坐大的「匪類」。借助這些分割、監控鄉間的堡壘線五年剿匪、十年掃蕩,英國人終於在1890年代平靖了鄉間,在1895年穩固了英帝國的統治。而這些堡壘的模範不是別的,就是緬甸人的智慧──緬甸在歷次戰爭中重挫對手的竹木工事 。 

號衣、號巾與號布

明兵先是貪功直入,中伏而敗;敗兵的「天兵」制服則被回收利用,在次日給倭寇喬裝。就在激戰當中倭寇穿著「天兵」制服大搖大擺的從後方切入;饒你少林僧兵揮舞著苦練「三十年少林棍猶打不出寺門」 的鐵棒在前頭無雙開路,還能叫後隊跟上擴張戰果,哪裡能料到後面的「友軍」竟然還是敵人喬扮的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