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, 2019的文章

阿鐸瓦戰役

1887年以來職掌政壇、大權在握的首相弗朗西斯科‧克里斯皮(Francesco Crispi)原本是個和平反戰的左派反對黨,但一旦政權在手,當家方知柴米貴,才恍然覺悟海外擴張正是拯救飄搖政局的一帖靈丹妙藥。在義大利人的支持下,原本就只是在名義上臣服衣索匹亞皇帝、實質上和義大利人眉來眼去、為了換取義大利人的槍砲保持中立、統治索阿的曼納里克(Menelik of Shoa),在內戰中脫穎而出,成為衣索匹亞新一任萬王之王。作為回報,在1889年簽訂的烏恰爾條約(Treaty of Wuchale)中,曼納里克承認已被義大利實質占領的厄利垂亞主權歸屬義大利,而義大利不但要承認他的衣索匹亞皇位,還要保證槍砲彈藥的供應。登基後曼納里克二世才發現這條約不單純──在爭議的第17條中,衣索匹亞的阿姆哈拉語(Amharic)文本裡頭寫道,衣索匹亞可透過義大利進行外交活動,義大利文本卻把義大利的外交管轄強制寫死,衣索匹亞形同保護國,歐洲出版的地圖上明白標示著「義屬衣索匹亞」。當曼納里克二世向列強通告登基大典即將舉行時,他得到的回報是,既然衣索匹亞是義大利的保護國,他們不應該越過義大利單方面搞外交。

龜公鴇母

在古人的認知當中,烏龜是沒有雄性的,必須與蛇匹配交合。不過,至遲至明代,人們就發現從前人都搞錯了,烏龜其實是有分公母的。李時珍《本草綱目》記載(卷四十五): 「龜…雌雄尾交,亦與蛇匹。或云大腰無雄者,謬也。今人視其底甲,以辨雌雄。」發現烏龜當中其實有龜公,烏龜的名聲也就難聽起來。從明清的小說來看,大概將女人輸與外人陪睡,正與龜公把龜母陪睡蛇公雷同的緣故,這樣的男人就有了烏龜的醜號。好比說清代李百川的小說《綠野仙蹤》第二十三回,殷氏數落朱文魁,就罵道「我將來和你這混賬賊烏龜過日月,陪人家睡覺的日子還有哩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