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, 2018的文章

大學自治與聖思嘉節戰役

歐洲大學的自治權,除了君王的首肯與特許之外,也是透過各種不乏血腥的鬥爭爭取過來的;這是一個「爭戰」、「征服」的過程,而吃虧的往往是城市的自治法人。而自治法人之間互相爭戰、征服的現象,其實在中古歐洲十分常見:城市內的行會往往爭取君王、諸侯的特許狀並且彼此鬥爭、對外鬥爭,爭取自治城市當中的領導權。至少在北歐,尤其是在英國,城市最終確實是被行會所控制;即便是在南歐(義大利),城市通常被富有的商業門閥貴族所控制,這些統治往往還是披著行會的外表,門閥貴族們得加入行會、成為會員借殼上市 。中古時期的大學組織,其實也被視為一種教育行會:在北歐,它被視為教師行會;在南歐,則被視為學生行會 ;因此大學也免不了要與城市進行一番鬥爭,這是歐洲大學擁有自治權的歷史脈絡。近代以來大學自治的理念或許激勵了許多非西方國家先進、前衛的大學改革運動,但在歐洲來說,它其實是中古以來歷史悠久的遺產──而且說起它的淵源還不是很光彩。

捻軍與清軍馬隊的戰術

入關以前的清軍,騎兵下馬作戰的特色是前方披重鎧、執長短兵,後方披輕甲,以弓箭支援,儘管整體是以冷兵器為主,近戰肉搏時的殺傷力卻很強,足以擊敗關外明軍 。入關以後,尤其是三藩之亂以後,滿州騎兵與準噶爾相角,雖然也下馬步戰,但武器編裝的重點轉移到了火器和屏蔽火力的屏障上(清軍用鹿角、藤牌,準噶爾用駝城) 。到了咸同年間,清軍又走上了另一極端──下馬步戰的騎兵是手拿著長矛,與步兵一樣密集陣形衝鋒。 

紅色拿破崙千里轉戰

約瑟夫酋長的千里轉戰傳奇:連同老弱婦孺在內不過七百多人,戰士兩百多人的一支孤軍,在113天內橫跨2,620公里的距離,一路上與數量、兵器優勢的敵人作戰,先後被四支不同縱隊共約1,800名美軍圍剿,在幾乎所有交戰中不是擊敗對手、就是成功逃脫包圍,卻在最後距離邊境僅僅65公里的地方功虧一簣,未能逃出生天。這是美國史上征戰距離最長的一場大追逐戰。美軍總計陣亡112人、負傷132人,占全軍13% ;而涅茲珀斯戰士則戰死了70多人,另外還有50多名非戰鬥人員死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