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

清、準噶爾戰爭中雙方的戰術

────盛清時期儘管對外用兵不少,然而歷歷數來,只有準噶爾堪稱大敵,歷經康、雍、乾三世才徹底擺平。漠北、漠西用兵在窮荒絕域,為遊牧民族騎射手所擅勝場,自然不必申論;然而在清準戰爭的大規模戰役中雙方卻都採用步行的方式接戰,這就有點意思了。


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

軍用風箏

────還真有道士故作玄奇,把人送上天空之事:「朱衣道人,不知何許人;自言為明諸生。國亡,棄家入道,能作九州外夷語。冠玉冠、服朱服,嘗自三吳走蘇門,七日往返;寄人家書,有驗。嘗戲作紙鳶數十丈,坐二童子於鳶背,且給以金鼓鼓之,乘風吹去,高入雲霄。人聞其聲,疑是天樂。或有知之者曰:『此朱衣者,為明室支孫』。蓋隱其所姓,而告人曰明諸生。」


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

缺席的長柄足輕

────日軍之所以抵敵不住,或許是因為,在日本列島上長柄足輕未曾遭遇過以千為單位的騎兵突擊──日本戰國時代的列陣單位為「備」,一個「備」的人數在數百至千餘人之間,其下又分為數十乃至於百餘名鐵砲足輕、長柄足輕、弓足輕、乘馬武士等組成的旗組、鐵砲組、長柄組、弓組、馬廻(騎兵隊)等等。好比說壬辰之役中五島純玄的部隊全軍705人,僅相當於一個備,而戰鬥員僅有220人,乘馬武士才11人;在島津義弘約萬餘人的部隊中戰鬥員為4,200人,相當於兩三個備,但其中只有武士(即便全部乘馬)600人,其他則是300名「旗持」、1,500名鐵砲足輕、1,500名弓足輕與300名槍足輕(其中長柄足輕200名)。換言之,沒有完全由騎兵組成的、「備」這一級的單位。相較之下,明軍無論步、騎都以「營」為單位在調動,每營約有千餘至三千人(請參見附錄),整千整千的是騎兵。


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

財政面上的鴉片戰爭

────四億中國人口所撐起的清代財政,在規模上竟然只有英國的四分之一;而中國的人口(1841年,官方統計為41,281萬 )卻是英國 (1841年人口普查的結果為1,591萬 )的二十五倍──每個英國人貢獻給英國國庫的稅金平均是每個中國人的一百倍!


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

沃克拉瓜的興衰

────沃克的一生只有短短的36年,但這36年寫成履歷表可不得了。1824年出生於田納西州,14歲的他以第一名的成績從Nashville大學畢業,之後又遍訪歐洲,遊學海德堡、愛丁堡、巴黎等大學;回國後就讀費城大學,19歲時取得了醫學博士學位。開始感到厭倦的他棄醫從法,前往紐奧良學習法律並開始實習,但律師生涯遠不能滿足他,接著又拋棄法律事務,執筆接連辦起了幾家報紙;在新聞與法學職涯來回擺盪的中間,他穿越西部前往加利福尼亞,與人進行了至少三次決鬥,其中兩次都身負重傷。


2016年10月15日 星期六

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船艦

────大型艇不但武裝厚重,適航性也較佳,可航行的海域較廣,佈署上比較有彈性,幾乎都作為軍用;其尺寸實際上與17世紀前半荷蘭海軍的一般戰艦沒有區別,可搭載的火砲多達40門(其中一門指向船頭前方),人員125名,噸位不輕,使得VOC在東印度維修這類船舶時碰上不少麻煩。其大艦巨砲帶來的威脅與防護也不小,大型艇初次抵達日本就被幕府當局告誡不得再來;甚至是亞洲本地船家,也希望自己的貨物可以由安全有保障的大型艇來販運 。1661年,在大員與明鄭交戰當時最大的荷艦Hector號(540噸)便屬於這一級別 。


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

明鄭的引港

────不過,引港官李順之所以在歷史上留名,主要還不是因為他的水文專業,而是討海人當中流行的信仰與禁忌──牛頭不對馬嘴,李順回答的不是水程港路,而是羊山歷來傳說有龍王坐鎮,過往船隻可以暗裡獻祭,不可大張金鼓,以免驚動龍王,平安不保;鄭成功偏不信邪,沒和龍神打聲招呼便放炮鳴金,結果還真的引來一場風暴,艦隊損失泰半,北伐計畫整整被推遲一年。國姓的鐵齒不信成就了李順的鐵口直斷。


2016年9月17日 星期六

馬雅人的最後一役

────規模最大、時間最久、最成功且慘烈的,則是墨西哥獨立後(1821),接下來打了半個多世紀的「階級戰爭」(the Caste War of Yucatán)──戰事起於1847年,官方紀錄上結束的時間點是1901年,而最後一批武裝團體停止抵抗是1930年代的事。


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

祖魯的興衰

────在夏卡的王廷上,即便是擤個噴嚏打斷他的話,或者在嚴肅場合使他笑場,都可能被夏卡大腕一揮拿下處死。由於夏卡的暴虐日甚一日,出於恐懼,他的兄弟們聯合起來,用夏卡自己發明的長矛將他刺殺了。


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

後金的戰術編組與其源頭

────與明代人所想像的相反(或許也與現代許多人所想像的相反),晚明與明兵交手的女真人,或者說是努爾哈齊麾下的建州女真,其得意戰技不僅僅是騎射,下馬步戰更是一絕。徐光啟說:「奴之步兵極精,分合有法;而談東事者但以為長於弓馬而已。總由望敵先奔,至於今未能知彼故也。」


2016年8月3日 星期三

女海盜與男扮女海盜

────華人典型的同性戀關係中欣賞的並不是男性的陽剛,而是在被欲望投射的男性身上發現比女性還要女性的柔媚氣質。這點在當時一些形容男同性戀的文學作品中不但多有反應,在當時的海商、海盜之間亦不例外。「小名鳳姐」的鄭芝龍就是個例子:「…飛黃(鄭芝龍號)懇巨商帶往日本。飛黃固姣好色媚,愛之者非一;商遂與俱往。」張麟白《浮海記》描述的更為露骨:「有李習(即李旦,小名習舍)者,巨商也;往來日本,與夷狎,遂棄妻子,娶於夷。芝龍少年姣麗,以龍陽事之。」


  

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

前近代帆船船材的東西對比

────在對付荷蘭人時,使用之前必須卜算一番預知吉凶的習慣作法,卻使得鄭氏的水師遲遲不能發揮重砲的威力:「國姓有兩艘特別的戎克船,在這兩艘戎克船上有四門大砲,這些大砲被他們當作神明那樣供奉,這兩艘船每次都一起上陣對我方的船隻作戰,但那些大砲都不准發射,使他們非常傷心,因為他們每次擲籤(lot)求問可否發砲時,掉落下來的結果都是禁止並勸阻他們發射大砲。」



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

17世紀阿曼海軍的崛起

────伊巴德派仍然堅持主張領導人由選舉產生,主張伊斯蘭領導人應由公眾選出而非世襲,並且強調推翻暴君是穆斯林的權利與義務。雖然暴君必須推翻,但如現實情況不許可,暫時容忍暴政也是允許的。對於政治的思考促使伊巴德派更重視思辨而非信仰──與基進的伊斯蘭教派不同,伊巴德派對可蘭經文採取的是象徵性的詮釋,而非僅從字面上來理解;他們在神學理論上也比較接近穆爾太其賴派(Muʿtazila),相信自由意志,認為歷史並非全為真主命定(暴君當然也不是),個人必須運用理性來行動。這樣偏向於啟蒙、理性思辯的宗教思維無疑大有利於阿曼對外部世界的開放。



  

2016年6月26日 星期日

明代的湖廣土司與鉤刀手

────明代中葉以後,衛所逐漸廢壞,腹裡衛所軍丁多不任戰,遠征長征的大軍中土兵所佔比例越來越多;衛所軍的弱點在嘉靖年間的倭寇大爆發中表現的尤為明顯,土司兵趕場救急,角色也越發吃重,許多西南土司都被遠調至東南沿海一帶應援,在抗倭戰役中大放異彩。如嘉靖三十四年(1555)的王江涇大捷,便是永、保二土司大顯身手處。《明史》是這樣描述的:「及王江涇之戰,保靖掎之,永順角之,斬獲一千九百餘級,倭為奪氣,蓋東南戰功第一云。」


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

明清的木牛與自行車

────滿之章所設計的載具不但獨樹一幟,而且從簡略的傳文看來,與王徵一樣,他也很熱切的想將自行車軍用化,甚至能搭載火砲以為戰具。有明以來製造戰車搭載火砲的構想一直非常盛行,但以蒸氣(或者火藥)作為戰車動力的發想,恐怕只有滿之章一人嘗試過,前無古人後無來者。後無來者,一方面或許是因為其發明太過先進,超出當時工匠普遍的技術水準而難以流傳,另一方面也和滿之章最終殉國,身後無傳人,相關著述也未能流布有關。順治九年,得到永曆任命為「兵部右侍郎、僉都御史、總督江北五省恢剿」的滿之章,名不副實的帶著四十多人突襲寗海州城南門,被清守軍直接殺敗,人則直接被活逮,死於獄中。在他的最後一役中,並未能見到什麼奇技淫巧神兵利器發揮扭轉乾坤的奇效,就這樣又翻過了中國技術史的另一頁。


2016年5月29日 星期日

鄭阮戰爭中越南的水師

────對真正海上交通的無能為力可能也限制了越南艦隊的發展,尤其是南方的阮氏。當時東亞主要的銅出口國是日本,其出口的70%是流向臺灣(明鄭)、東京(北越鄭氏)、暹羅,主要用途不外乎鑄砲。由於1636年以後日本鎖國越加徹底,荷蘭人成為唯一能夠開展對日貿易的歐洲海商,與荷蘭人敵對而與葡萄牙人結盟的阮氏政權既然沒有遠洋艦隊,如何確保鑄砲原料的穩定供給是個大問題;1631年在阮氏國都順化建立起的鑄砲場難為無米之炊,艦隊的艦砲可能沒有著落。值得慶幸的是其長期盟友葡萄牙在澳門的鑄砲場正好完工開業(1627),為包括南越阮氏在內的周邊政權提供了東方質量最高的一批火砲。而荷蘭人之所以沒有對南越阮氏採取銅禁運,甚至在1635年以後大批傾銷日本銅幣到南越(品質較劣的都被用做鑄砲原料),和當時東亞海外貿易商之間的勢力均衡有關──銅幣傾銷正是明鄭在南越的一門好生意。由於未能取得日本銅的貿易壟斷權,荷蘭單獨進行禁運只是肥了明鄭的荷包,而荷蘭人無論是施展和平或戰爭手段,最終都未能透過競爭擊敗明鄭、獨佔東亞的海外貿易份額。東亞帆船貿易兩大勢力間的均勢替南越阮氏減輕了不少軍備壓力。


2016年5月26日 星期四

大小金川的天候環境與妖術大戰

────沐浴在風霜雨霧雷雹當中,耳聞許多靈異,親歷種種巧合,似乎讓前線將士感到與其角鬥的不僅僅是現實中的敵人,同時也在進行著一場超現實的攻防。首次金川之役中沒請來終南山道士的五雷法,二次金川之役倒是請來西藏黃教僧侶來與紅教喇嘛打對台,「達賴喇嘛、班禪額爾德尼在前藏後藏聚集喇嘛四萬餘眾,諷經百日,以彰 天討所加,人心無不效順」。但是應對紅教喇嘛妖術,還屬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更為絕妙。


2016年5月23日 星期一

劉綎的家丁與猴子軍團

────劉綎手中這把大刀在他東援朝鮮禦倭時,《朝鮮宣祖實錄》中說他自用的還只是「七十斤偃月刀」;到王在晉拜訪他時則變成劉綎能夠「隻手高擎,刀重百斤」;等到劉綎死後、《明史》成書時,〈劉綎〉傳中的大刀重量已經膨脹到「所用鑌鐵刀百二十斤,馬上輪轉如飛,天下稱『劉大刀』。」名聲越是出彩,越是失真,人物本身就越是傳奇。



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

清代鳥鎗的改良及其侷限

────雖然燧發槍的啞火率約三分之一,比火繩槍的二分之一要低 ,但在威力與射程方面則不比火繩槍高明多少,因此儘管在所謂十全武功之一的緬甸之役吃了大虧,遭遇到西方人所造燧發槍的清朝將士並不認為自身武裝屈居劣勢,「緬匪用的是自來火的鳥鎗,打出來不如官兵的鎗打得遠」。


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

明代的毛葫蘆兵

────《武備要略》裡頭則是如此說明毛葫蘆兵的箭筒:「箭筒以竹為之,兩頭存節,比箭略長寸許,上邊開一口如腰子樣,以箭出入無礙為率。因竹見風多裂,今河南兵取鹿陰囊皮上下包裹,故稱毛葫蘆兵者此也。今以牛皮為之更妙。」也就是說河南一帶的兵丁為了防風防龜裂,在箭筒外罩的不是別的,乃毛茸茸鹿陰囊皮,毛葫蘆之名因此不脛而走。


2016年4月26日 星期二

明清的炮艦與艦炮

────鄭芝龍的對手不僅僅是荷蘭東印度公司;原本與他稱兄道弟的海盜劉香不願像他一樣歸順明朝,兄弟鬩牆,與荷蘭人聯手一道對付鄭芝龍。不用說,鄭芝龍的新銳炮艦也是用來對付兄弟的:「職(曾化龍)猶記粵東與鎮臣鄭芝龍破劉香時,閱其戰艦,堅原如鐵城;每船可安置大銃二十四位,砲聲一發,裂雲穿浪,卒成馘陣之功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