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

歐洲病夫與東亞病夫

────軍役改革為土耳其貢獻了龐大的兵源:21萬常備軍、19萬後備軍與30萬地方民團。作為比較,依靠募兵的湘、淮軍,在其全盛時期全軍也不過十數萬人──儘管19世紀中葉以後的清朝人口總在四億左右,而1872年鄂圖曼帝國的人口最多不超過4,000萬,這4,000萬扣掉已處於半獨立狀態的埃及與巴爾幹半島諸領國,伊斯坦堡實際掌握的人口僅有2,300萬。換言之,僅僅靠著略多於清朝二十分之一的人口,土耳其就維持了一隻兵力不下於清廷的正規部隊。鄂圖曼帝國的官僚隊伍也經歷了爆發性的成長;1770-90年間,政府中的書記員不過2,000人;但是到了1870年代以後,行政官員暴增為35,000-70,000之間。這個數字甚至遠遠超過了清朝:1700年,清朝的官員人數為24,150,到了1850年也還只有26,355名。財政收入的增加幅度也是土耳其遠勝於清朝。18世紀以前,鄂圖曼帝國的財政收入極少超過500噸白銀,但到了19世紀後半葉,不但一舉突破1,500噸,甚至一度超過2,000噸,翻出了三四倍以上。相較之下,清代的稅收換算為銀的重量,不過成長為原來的兩倍──從道光以前的四千多萬兩(1,500)成長為光緒以後的八千多萬兩(3,000)20倍人口只帶來兩倍不到的收入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