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00年3月11日 星期二

目錄

中原戰史綜觀
中世紀歐洲
明代的戰爭
明代的土司兵與地方特種兵
清代的戰爭
明清的兵器與軍備
明鄭的軍事與戰事
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軍事
爭鋒印度洋
越南的戰爭與海權
美洲的戰事
南非的戰事
西方的海軍與海權
雜談

2019年3月17日 星期日

馬尼拉前戰荷西

────於1568年勃發的荷蘭獨立戰爭(打了80年[1568-1648],所以又稱為八十年戰爭)開打以來的戰局,對尋求獨立的聯合省(United Provinces。荷蘭是叛亂的北方七個省之一)來說一直相當不利;直到1590年,西班牙調轉矛頭,將部隊開入南方介入法國的內戰後荷蘭才獲得喘息的機會,原本在沿海與內河水道作戰的「叛軍」乘機大肆擴張,攻城掠地。儘管荷蘭人的「海上乞丐」十分厲害,其實主要還為了獨立而奮戰;直到1590年代快結束之前,不像西班牙人的英國或法國對手,荷蘭實際上從未對西班牙、葡萄牙(1580年以後併入西班牙)的海外貿易與船運下過手。荷蘭人的商船直到1598年還光顧著西班牙、葡萄牙的港口。但隨著聯合省陸上戰局的穩定,荷蘭人強大的航運實力就轉而擴大了戰爭的地理跨度──頻頻向亞洲探險尋路的荷蘭船艦,以及1602年荷蘭東印度公司(VOC)的成立,迎來了全世界第一場「全球戰爭」(global war),也意味著葡、西壟斷東印度的終結 。


2019年3月3日 星期日

阮朝建立後的越南水軍

────1839年末是個有趣的時間點,因為還不到一年緊接著就是將中國拉入近代、饒具象徵意義的鴉片戰爭。但對清朝來說船堅砲利的英國遠征軍,對同時期的越南而言卻未必能帶來相應的震撼──1840來華的英國艦隊雖然打得清軍簡直還不了手,其實不過16艘船,其中僅有三級戰列艦三艘,每艘載砲不過74門(此外載砲44門的2艘,28門的3艘,其他船隻艦砲數在20門以下 )──在數量和載砲數上其實還不如同時期的越南水師。即便侵華艦隊中還包括新穎的蒸氣輪船,對阮朝來說也算不上太新鮮,剛剛才仿製成功。假使今天英國人對付的不是清朝而是越南,恐怕不會恁地托大只派這點艦隊。實際上,為了與英國對抗,除了買進、仿造西方船艦,林則徐還造了四艘越南戰船;在他所採擇、傳授他人的八種戰船圖式當中,越南船就占了一半 。越南擅長水戰的傳聞甚至傳到了道光帝耳中。 


2019年2月27日 星期三

皇越龍興記

────總計阮福映起兵抗拒西山,始於1777年,其後屢戰屢敗,流亡海島與暹羅,直至1787年才回到嘉定,顛沛流離近十年。爾後在嘉定生聚教訓,與敵鏖戰又十年,才拿下歸仁(1799),進窺富春。在歸仁(平定)間與西山軍大戰數場,拉鋸膠著,到最後大獲全勝、一統南國,又是四年。自十七歲舉兵起算,阮福映的人生足足又過了二十四個年頭;然而也是靠著十足韌性打下基業,終於讓他雪恥復國,開創越南最後一個傳統王朝。


2019年2月13日 星期三

火槍配煙槍

────士兵一手菸槍一手大槍,在吃菸的人來說固然怡然,在旁觀者看來不免心驚膽顫;別說他坐在火藥堆旁,就是尋常庫房重地,失起火來也是要命。順治六年(1649)就曾發生過女子「坐紅衣礮繩堆上吃煙,遺火焚繩三萬三千八百餘觔、延燒礮車二百餘輛、倉房一百二十餘間」 的重大事故;乾隆朝進征金川時,也有過士兵「銜煙袋上碉」、「碉樓失火,延燒火藥」 的軍紀案。可見兵丁吃煙在所應防,而清初皇帝如康熙、雍正更是屢屢下令禁煙。康熙說道: 「如朕為人上者,欲法令之行,惟身先之,而人自從。即如喫烟一節,雖不甚關係,然火燭之起,多由於此,故朕時時禁止。然朕非不會喫烟。幼時在養母家,頗善於喫烟,今禁人而已用之,將何以服人,因而永不用也。」(《聖祖仁皇帝庭訓格言》) 雖說康熙是以身作則,自己先戒菸了。不過他的吸菸履歷也夠嗆。上文康熙自己說小時候在養母家就很能吸煙,說得輕描淡寫;其實康熙為養母所養在即位前,八歲康熙才即位 ,他可是超級未成年吸菸!


2019年1月22日 星期二

海盜佛國莫若吾

────今天緬甸西半部劃歸為若開邦的地方,地理上與印度(主要是孟加拉)比鄰,歷史上與印度古文明關係尤其密切。若開(Rakhaing或Rakhine)英文舊名為阿拉干(Arakan),阿拉干其實即發音不那麼標準的若開。至於若開一字的淵源,傳統的說法認為典出於巴利文的Rakkha,或者梵文的Raksasa,都是食人魔(ogre)的意思──不過這不盡然語帶貶抑,在印度教當中Raksasa也是須彌山因陀羅(即帝釋天)宅邸的護院門衛,會將生人獻祭給印度教諸神。若開人的歷史十分悠久;其本土編纂的編年史可是將王朝世系上溯至紀元前2666年,直到18世紀末才被緬甸「一統」,也可誇稱為五千年文明。今日當地居民雖然貌同緬人、雜以孟加拉面孔,緬人抵達這個區域大約是10世紀時候的事,在此之前的王朝大約都是孟加拉人的血統。17世紀外國人的記載中也給若開貼上了印度文明的標籤:孟加拉人、波斯人、葡萄牙人與荷蘭人都稱呼此地為Magh或Mog,即Magadha的音訛;而Magadha即摩羯陀,係佛陀誕生與傳道主要聖地所在的印度古國,正確的位置應該在恆河下游今孟加拉一帶 。隨著中世紀印度教的復興與爾後穆斯林大舉襲捲北印度,17世紀的孟加拉已是伊斯蘭的天下,佛教徒杳無蹤跡,反而是若開以東東南亞數國個個皈依上座部佛教,在各國極西的若開在眾佛國當中倒也算得是西方世界 ,誤稱為摩羯陀也不至於大誤。 


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

太平洋戰爭與智利海軍

────這場戰爭產生了兩個輸家。至於智利,新獲得的領土與物產使他得以順利走出1870年代遍布全球的不景氣;沙漠中的財富在未來的四十年中提供了政府40%的財政收入 。智利的民族自信空前高漲,仗恃著有一支戰功彪炳的海軍,對外交涉時底氣十足。他所擁有的、包含3艘鐵甲艦的艦隊實力,勝過連美國在內(內戰結束後美國人幾乎將自家海軍消滅掉了)所有其他美洲國家的海軍,激起了後來美國、巴西、阿根廷的海軍軍備競賽。太平洋戰爭後的十年間,智利艦隊的實力主宰了美國關於海軍事務的辯論,因為「在我們(美國)最好的火砲射程三英哩外,智利海軍…能穩站金門(Golden Gate),把500磅開花彈拋進舊金山市中心」。1885年,當法國人開闢巴拿馬運河,美國為爭奪此地而與哥倫比亞交惡時,智利甚至把軍艦開到巴拿馬向美國人示警。1888年,智利將距離本國3,800公里之遙的復活節島納入版圖,一些智利人已經在考慮從西班牙手中接收菲律賓 。


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

瑞士的起源與莫爾加騰戰役

────大部分國家──如果不是全部──通常都有一個交代正當性的起源傳說、一個建國的敘事主旋律,如果不是好多個。作為一個國家的瑞士也不例外,中世紀晚期以來流傳下好些個領主如何暴虐、農民如何奮起反抗,最終獨立的建國神話。這些故事大多記錄在描述瑞士早期建國史的《薩爾嫩白皮書》(White Book of Sarnen)當中。 


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

第四次威尼斯-熱那亞戰爭

────威尼斯議會嘗試武裝新造的16艘划槳艦,儘管由於人手欠缺,實際上只能勉強裝備其中6艘。整備船艦的困難在於,水手對議會的表現十分不滿,最不滿的是不分青紅皂白地把倍受愛戴的皮薩尼丟入大牢。威尼斯的普通老百姓和海事人員十分信任皮薩尼的本事,實際上,還認為在Pola的戰敗最該負起責任的是議會。迫於輿論壓力,議會不但將皮薩尼釋放,還把艦隊的指揮權交還給皮薩尼,船員們拒絕聽從議會派來的指揮官。在人群集結、眾目睽睽之下,皮薩尼平和謙遜地接下了指揮官的職務,群眾當中隨即爆出「維托‧皮薩尼萬歲!」的歡呼聲。皮薩尼平靜地勸止群眾,徐徐說道,「不如喊:共和國萬歲,聖馬可萬歲!願上帝保佑威尼斯共和國,千秋萬歲。」 


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

第三次威尼斯-熱那亞戰爭

────Christoforo de Grass筆下的熱那亞,這幅圖是1597年的復刻,根據1481年完成的原圖。可以看到背後的山嶺之下便是海港,熱那亞的市區十分逼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