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

緬甸貢榜王朝的叢林工事

────弔詭的是,以敵為師、以夷制夷,在緬甸人來說是失敗了,在英國人來說,卻又大有裨益──緬甸雖亡,敗亡的不過是王室,民間仍有相當的能量抵抗殖民者;第三次英緬戰爭不過消耗了英軍戰費30萬英鎊,但由於接下來的綏靖任務,英軍隔年(1886)的軍費開支就多達63.5萬英鎊,再隔年又翻倍,上升到130萬英鎊。1885年打勝仗的英軍不過萬餘名,但到了1887年,為了加強控制,正規軍就增加到了3萬2千人,另外還要加上憲兵16,386人 。殖民反抗如火如荼,英國為了綏靖殖民地的鄉間,也必須建立起堡壘線,維持殖民地軍隊的通訊與補給,並且隨時出擊,打擊坐大的「匪類」。借助這些分割、監控鄉間的堡壘線五年剿匪、十年掃蕩,英國人終於在1890年代平靖了鄉間,在1895年穩固了英帝國的統治。而這些堡壘的模範不是別的,就是緬甸人的智慧──緬甸在歷次戰爭中重挫對手的竹木工事 。 


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

號衣、號巾與號布

────明兵先是貪功直入,中伏而敗;敗兵的「天兵」制服則被回收利用,在次日給倭寇喬裝。就在激戰當中倭寇穿著「天兵」制服大搖大擺的從後方切入;饒你少林僧兵揮舞著苦練「三十年少林棍猶打不出寺門」 的鐵棒在前頭無雙開路,還能叫後隊跟上擴張戰果,哪裡能料到後面的「友軍」竟然還是敵人喬扮的呢。 

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

明代的投石機

────下了死心的叛軍到了十二月便推出規模更宏大、還把牛都保護好了的「旱船」發起攻勢: 「…來報,謂賊意專在旱船,破之則無慮矣。…俄而西門果架起旱船一隻,合抱之柱,四寸之板,制堅而甚巧,暗用牛二百隻拖拽。初猶甚遠,俄而距城只二十餘丈(約60公尺),周方伯、戴大參督各將用大銃併七稍砲十三架,更番用力,凡八日八夜,擊之盡裂。…」 結果為了這台大傢伙,明軍砲火更番連擊,竟然整整費了八天八夜的功夫才把它打壞! 


2018年5月27日 星期日

首功數與戰鬥強度

────明末的農民戰爭範圍遍及中原數省,又多是人口較密集的地區,「農民軍」本來就多依附的飢民、流民、難民,「流寇」又經常驅使這些老百姓到第一線去替死擋刀,戰爭所影響的人口數遠多於西南一隅;而明軍儘管不乏殺良報功的惡習,所獲首級數平均起來卻也比奢安之亂時多不了多少,更遠低於播州之役。之所以如此,和農民軍的流動作戰是脫不了干係的。

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

《八旗通志》中滿州將士的陣亡人數

────戰馬當中最倒楣的是宜爾登(卷142)的座騎,松山之戰中的陣亡率超高: 「…宜爾登深入敵圍,奮力以戰,身被三傷,所乘御廄馬,中十八傷死,又換馬入敵,為中八傷死,又換馬,馬又中五傷死。凡四敗敵軍。…」 好在最後擊敗敵軍,否則怕是馬不夠死。


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

甲午戰爭時遠東的六支艦隊

────俄國艦隊的強勢增援很好的說明了,為何俄、德、法三國干涉還遼能夠成功,而日本人無不以為是奇恥大辱──光是增援的俄國艦隊的排水量就超過了聯合艦隊的總排水量,更別說增加的每艘戰艦單艦排水量都在日本之上,聯合艦隊沒幾艘可與之匹敵的。1895年12月,日本駐俄大使便已拍發電報回國,說道要是日本貿進進軍北京,到時俄法艦隊便會展開行動阻止日本。為了阻止日本佔領南滿,俄國財政大臣甚至主張,一旦日本不聽從勸告,俄國艦隊便應當攻擊日本的艦隊與港灣;如果日本的要求威脅到俄國的安全,那麼就應該斷然開戰。1896年4月23日,在伊藤博文發給遼東前線、征清大總督府的電文中,也明白的表示「恐將產生四國艦隊集中起來乘虛進攻我國內地、或是切斷遠征軍與本土之聯繫的兩種前途」,在24日的御前會議中伊藤又強調,如果拒絕三國的干涉,「就得緊急召回軍隊和艦隊,採取自衛手段」。這樣作其實也就等於對俄開戰,而之前的努力與戰果則付諸東流。日本人外交努力了一星期,在換約最後期限(5月8日)前幾天的5月4日,終於被迫放棄取得遼東半島的主張 。


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

歐洲病夫與東亞病夫

────軍役改革為土耳其貢獻了龐大的兵源:21萬常備軍、19萬後備軍與30萬地方民團。作為比較,依靠募兵的湘、淮軍,在其全盛時期全軍也不過十數萬人──儘管19世紀中葉以後的清朝人口總在四億左右,而1872年鄂圖曼帝國的人口最多不超過4,000萬,這4,000萬扣掉已處於半獨立狀態的埃及與巴爾幹半島諸領國,伊斯坦堡實際掌握的人口僅有2,300萬。換言之,僅僅靠著略多於清朝二十分之一的人口,土耳其就維持了一隻兵力不下於清廷的正規部隊。鄂圖曼帝國的官僚隊伍也經歷了爆發性的成長;1770-90年間,政府中的書記員不過2,000人;但是到了1870年代以後,行政官員暴增為35,000-70,000之間。這個數字甚至遠遠超過了清朝:1700年,清朝的官員人數為24,150,到了1850年也還只有26,355名。財政收入的增加幅度也是土耳其遠勝於清朝。18世紀以前,鄂圖曼帝國的財政收入極少超過500噸白銀,但到了19世紀後半葉,不但一舉突破1,500噸,甚至一度超過2,000噸,翻出了三四倍以上。相較之下,清代的稅收換算為銀的重量,不過成長為原來的兩倍──從道光以前的四千多萬兩(1,500)成長為光緒以後的八千多萬兩(3,000)20倍人口只帶來兩倍不到的收入。


2018年3月28日 星期三

稗說宋夏戰爭

────這個一路插塔到敵人家裡的進度如何呢?曾鞏表示:「秦鳳、鄜延、涇原、環慶、并代五路,嘉祐(仁宗末期,1050、60年代)之間城堡一百一十有七,熙寧(神宗,70年代)二百一十有二,元豐(神宗,80年代)二百七十有四。」


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

凍原下的大鼴鼠

────『北方層冰之下有大鼠,肉重千觔』,名為鼢鼠,穿地而行,見日月之光即死。今鄂羅斯近海北地有鼠如象,穴地以行,見風日即斃。其骨類象牙,土人以其骨製捥碟梳篦。朕親見其器方信為實。


2018年3月19日 星期一

第二次波爾戰爭

────「中國人在背後偷偷地恥笑我們(英國)。…他們的推論是: 『如果這些英國人連波爾人都打不過,我們為什麼要怕他們?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