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

祖魯的興衰

────在夏卡的王廷上,即便是擤個噴嚏打斷他的話,或者在嚴肅場合使他笑場,都可能被夏卡大腕一揮拿下處死。由於夏卡的暴虐日甚一日,出於恐懼,他的兄弟們聯合起來,用夏卡自己發明的長矛將他刺殺了。


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

後金的戰術編組與其源頭

────與明代人所想像的相反(或許也與現代許多人所想像的相反),晚明與明兵交手的女真人,或者說是努爾哈齊麾下的建州女真,其得意戰技不僅僅是騎射,下馬步戰更是一絕。徐光啟說:「奴之步兵極精,分合有法;而談東事者但以為長於弓馬而已。總由望敵先奔,至於今未能知彼故也。」


2016年8月3日 星期三

女海盜與男扮女海盜

────華人典型的同性戀關係中欣賞的並不是男性的陽剛,而是在被欲望投射的男性身上發現比女性還要女性的柔媚氣質。這點在當時一些形容男同性戀的文學作品中不但多有反應,在當時的海商、海盜之間亦不例外。「小名鳳姐」的鄭芝龍就是個例子:「…飛黃(鄭芝龍號)懇巨商帶往日本。飛黃固姣好色媚,愛之者非一;商遂與俱往。」張麟白《浮海記》描述的更為露骨:「有李習(即李旦,小名習舍)者,巨商也;往來日本,與夷狎,遂棄妻子,娶於夷。芝龍少年姣麗,以龍陽事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