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

17世紀阿曼海軍的崛起

────伊巴德派仍然堅持主張領導人由選舉產生,主張伊斯蘭領導人應由公眾選出而非世襲,並且強調推翻暴君是穆斯林的權利與義務。雖然暴君必須推翻,但如現實情況不許可,暫時容忍暴政也是允許的。對於政治的思考促使伊巴德派更重視思辨而非信仰──與基進的伊斯蘭教派不同,伊巴德派對可蘭經文採取的是象徵性的詮釋,而非僅從字面上來理解;他們在神學理論上也比較接近穆爾太其賴派(Muʿtazila),相信自由意志,認為歷史並非全為真主命定(暴君當然也不是),個人必須運用理性來行動。這樣偏向於啟蒙、理性思辯的宗教思維無疑大有利於阿曼對外部世界的開放。



  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